亚博绕线|独家探访东京奥运体操蹦床比赛馆:耗资13.3亿 具有超大木质屋顶

2020-01-11 12:29:44 来源:石大高便资讯 阅读:1997

亚博绕线|独家探访东京奥运体操蹦床比赛馆:耗资13.3亿 具有超大木质屋顶

亚博绕线,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有明体操中心外景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有明体操中心外景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有明体操中心外景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有明体操中心外景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有明体操中心外景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场馆外的工作人员(左)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有明体操中心内景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有明体操中心外景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由日本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制作的观众座椅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由日本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制作的观众座椅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由日本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制作的观众座椅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由日本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制作的观众座椅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由日本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制作的观众座椅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工作人员在场馆里讨论工作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

2019年11月27日,距离第34届世界蹦床锦标赛开赛还有一天,记者探访了于9月29日落成、并承办此次赛事的有明体操中心(ariake gymnastics centre )。它坐落于东京有明区北部,耗资1.88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3.3亿,共有1.2万个座位,是最近四届奥运会里可容纳观众人数最少的体操场馆。这座场馆最大的特点就是拥有一个长117米宽88米、创下世界纪录的超大木质屋顶。场馆内部座椅也全部由来自北海道长野的落叶松为材料制作而成。设计者希望能通过原木颜色、气味、质感以及简约的设计,给运动员和观众营造出轻松良好的比赛氛围。在明年东京奥运会的32个场馆中,有明体操中心是临时性建筑,在奥运会期间将承担竞技体操、艺术体操、蹦床项目赛事,残奥会则将进行硬地滚球比赛,之后这里将会改建成为一个展览中心。此次蹦床世锦赛也是该场馆的大赛首秀。图为在场馆工作的东京消防厅工作人员。(中国体育特派记者 魏征 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