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略天然戏精的搞笑功力,看!2019动物搞笑幽默摄影大奖TO

2019-10-28 14:37:14 来源:石大高便资讯 阅读:3249

据说世界上有许多著名的摄影奖,但只有“动物喜剧幽默摄影奖”有最突出的快乐气氛。从这些有趣的照片中,人们不仅可以看到这些动物的精彩表演,还可以看到它们独特而有趣的灵魂!仅此一点,这些野生动物就值得人类保护!

让我们一起欣赏2019年的前40部作品!摄影师弗拉多·皮萨的作品《家庭纠纷》。你能猜出男主角或女主角是在“咒骂”吗?

摄影师薇琪.贾隆的作品《荷莉.乔利.斯诺》展示了雪猫头鹰如此快乐地笑着。你觉得它看到了什么?

摄影师哈利·沃克的作品“哦,我的上帝!”,海狸惊讶的表情,真是准确到位!

如果你仔细观察,不难发现摄影师托马斯·曼格尔森的作品《舒适的靠背》。小猩猩确实是一种享受的方式。如果你舒适地依靠你的母亲,你可以尽情享受。

摄影师安东尼·彼得罗维奇的作品“它在我身后吗?原来,一条大鲨鱼在这条可怜的小鱼后面。我希望这个可怜的小东西设法逃脱了。

摄影师迈克·罗(mike rowe)的作品《我是一只鹿》说,在这片杂草丛中,你见过鹿吗?

摄影师詹姆斯.沃迪克的作品《对不起》估计,任何看到这种可爱崇拜的人都不会介意它的闯入。

摄影师莎拉·斯金纳的作品《把握生活》,那个,那个,那个,不是所有适合抓住的东西。温馨提示:小心后果!

摄影师吉尔特·韦根(geert weggen)的作品《松鼠的欲望》是一部美学和可爱的作品。松鼠的愿望是无限量地吃松子吗?

摄影师唐娜.波顿的作品《嗨》让人感觉海狸生来就擅长玩耍。任何小小的举动都充满了戏剧性。

摄影师托马斯·曼格尔森(thomas mangelsen)的作品《对抗》只能说明这只企鹅有多勇敢,不仅敢于面对天敌海豹,还敢于如此近距离地“与理性辩论”。这也是优秀的摄影师和前40名的第二副入围者。

摄影师tilakraj nagaraj的作品《有害后果,地域意识的重要性》。虽然我们看着它,觉得这只鸟有点尴尬,但其他的看起来都很冷漠。

摄影师埃里克·费希尔(eric fisher)的作品《周一早晨的悲伤》说,在你每周开始工作的那一天,你是这样看的,还是你如此痛苦以至于没有时间看起来像这样?

摄影师瓦尔特里·马尔卡海宁的作品12345,我会找到你的!这张照片真的很像孩子们藏猫的时候。

摄影师凯文.索福德的"你好"是不是有一刻你被这只小虫子吸引了,却不认为它像往常一样可怕甚至有趣?

摄影师劳埃德·达勒姆的作品史蒂夫,真有趣!“是的,我们从这种笑的表情中获得了笑的本质。

摄影师彼得·海加斯带来了他的作品《笑斑马》。他们一定分享了一个有趣的笑话,否则他们不可能笑成这样。

摄影师罗伊·加利茨的作品《宇航员》,无论标题是否恰当,都证明了皮毛的重要性。

摄影师埃里克·凯勒(eric keller)的作品《吹毛求疵》(Blown Hair)证明,不仅我们的发型会受到强风的影响,而且动物也非常担心强风的力量。

摄影师马蒂娜·格伯特(martina gebert)的作品《跳舞》,这是一种自然的舞蹈,看起来有点茫然,但极其滑稽。

摄影师安德烈·埃尔希的作品《双人滑冰》显然是轮滑。

摄影师科里·塞曼的作品“谁想要花生?”密歇根大学的松鼠,这个表达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?

摄影师co grift的作品淫秽的建议,你认为是什么样的建议让这个人“聪明”?

摄影师马里恩·沃尔伯恩的作品《西藏》,一只天真的北极熊,遮住了她的眼睛,实现了精神上的隐藏。

摄影师阿拉斯泰尔·马什的作品《错位华尔兹》,哈哈,这种舞蹈非常迷人。

摄影师txema garcia laseca的作品《生存还是毁灭?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摄影师埃里克·凯勒的作品并不明显,是吗?”说着,这样的尴尬真的很明显。

摄影师埃尔默·韦斯(elmar weiss)的作品《南大西洋冲浪风格》的确是对自然冲浪者的超现实展示。

摄影师鲍勃·卡特带来他的作品“这是一只鸟还是一架飞机”难道不是巧合吗?老鹰飞翔能产生这样的效果吗?

摄影师苏珊·诺勒的作品《迷失》让教父感到被附身和霸道。人家是带保镖的!

摄影师阿德维特·阿法勒的作品《坚持住》,你认为他们是在跳舞还是在打架?

摄影师安迪·哈里斯带来了他的作品《海獭之战》(Battle of the Sea otters),但如果你看看这个姿势,你可能已经走得太远了。当你上来的时候,锁住你的喉咙有点夸张。

摄影师威廉·克鲁格的作品《带走狮子》

摄影师丽莎·范德霍普(lisa vanderhoop)的作品《真正的慢路》称,人们严格遵守规章制度,没有人能对此做任何事情。

摄影师瑞安·杰弗兹给我带来了作品《我是奔放的》。嗯,真是奔放到了极点。

摄影师巴勃罗·丹尼尔·费尔南德斯的作品《你看到了什么》看来主人正在努力工作。是摄影师在原力的影响下拍摄的吗?

摄影师托尼·埃利奥特的作品《熊宝宝》,两只可爱的小熊宝宝,这是一种舞步交流吗?

摄影师菲利普·马拉齐的作品《嘻哈》不管是跳舞还是拳击,反正已经够生动了。

摄影师威廉·克鲁格(willem kruger)的作品《狒狒钓鱼》说,有些人认为这只狒狒在模仿哈利·波特,骑着扫帚。

摄影师彼得·海加斯的作品《兄弟,支持你》!这无疑是一张有争议的照片。

顺便问一下,这些照片能让你来回微笑吗?不要怀疑他们是否在摆姿势,因为大奖本身非常强调真实性。此外,组织者最大的愿望是让人们从笑声中认识到动物的可爱和真实,从而保护它们。